北京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无本地新增病例


疫情下的印度让人忧心忡忡。曾担任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病毒学高级研究中心负责人的T. Jacob John称,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来有可能比伊朗或意大利更加严重,感染者的数量可能多达10%的全国总人口——相当于1.3亿人。

据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称,到5月中旬,印度可能会有91.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

“目前跨国旅行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这一病例在隔离观察期间二次出现症状但未及时报告,存有侥幸心理”,庞星火表示,希望有境外生活旅行史的入境朋友密切关注身体异常变化,及时报告并就诊。

在东京奥运会决定延期之际,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曾明确表示,“本次大赛是‘东京2020’”,而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也称,“奥运会从2020年推迟到2021年,决定维持名称为‘东京2020’”。4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71场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其中有一病例为美国留学生,在疫情高发国家仍进行多国旅行,并接触过发热和确诊病例。

报道称,国际奥委会为保护赞助商的权利,一直要求举办国限制被称为“寄生营销”(Ambush Marketing)的不正当搭便车做法。除了“TOKYO2020”之外,“奥林匹克”、“五环”、“圣火”等也已完成商标注册。

据庞星火通报,某女,在美国留学。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城东、西南部小镇、某郊区庄园、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19日抵京,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26日出现咽痛,未报告;29日出现咽干,未报告;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患者自述,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

印度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2019年人口数量13.24亿,跟我国相比,人口更密集。仍有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生活在贫民窟里,几十个家庭成员常常共用几个房间。在这样的环境里,隔离措施很难有效执行,安全的社交距离也几乎不可能实施。

据印度卫生部官方网站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日上午9点,过去24小时印度境内出现死亡病例12例,创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死亡病例新高。

然而令人担心的是,面对疫情防控,印度并不占优势。

“包括印度、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是下一阶段疫情防控的重点。”4月3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中国疫情是第一波,欧美国家是第二波,那么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就很可能是第三波,务必需要做好防控。他们的成功,可能会对全球疫情防控胜利起到决定性作用。